在這個領域工作六年多了,每天面對生老病死,
對於生命的無常已了然於心,有了不同的體悟;
曾經想過....
如果有天我罹患了癌症,當覺生命走到了盡頭,
要接受安寧緩和照護,
一定要簽署『DNR』,
希望生命能活得有尊嚴,有意義,不想躺在床上任人擺佈,
當然,這是對於『solid tumoe』
而言,有明確的想法;
但是...如果是血癌呢?
血癌的治療,需要依靠骨髓或週邊幹細胞移植,有完全治癒的可能,
移植也分為自體和異體兩種:
1.自體移植不會有排斥現象,但是復發的機率較高。
2.異體移植需長期服用抗排斥藥,且要承受GVHD的症狀,也是有復發的可能。
但是,在臨床上看盡病人的一切煎熬、痛苦,陪他們一起走過....滿滿的心疼與不捨,
今天聽到生病的同事,拒絕醫師提議的異體幹細胞移植,
雖然知道這有點像慢性自殺一樣,我卻開不了口勸她,
因為我們了解接受異體移植需要面對的過程與艱辛,
反問我自己,如果易地而處,我的決定是什麼?
這個問題我曾經思考過...至今.....還沒有想出答案.....

當生命的終點浮現在眼前時,
是該勇敢的接受治療,和老天爺賭一把,
還是趁身體可以好好活動時,到各處走走看看,
好好享受一下生活,
像慢性服毒一樣,靜靜等待終點的到來......

也許是平時累積了太多的悲傷,此刻的我,眼淚停不下來.....


 

imeepo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